「這是路口的監視錄影和行車記錄上的影片。」衛青陽一走進杜子楓在樂園的辦公室後,就將手中的隨身碟放到他面前,然後坐了下來。

  杜子楓隨即將隨身碟插進電腦中,打算要打開來看。

  「車是偷來的。」

  他一聽,手上移動滑鼠的動作立即停下來。

 

  意思是看了也沒用的意思嗎?

 

  「追踪器,沒有。」

  「追踪...」杜子楓微皺一下眉頭,「什麼意思?」

  「只是以防萬一,順便確認一下。」

  他看了一下衛青陽,隨後還是打開隨身碟來看,然後衛青陽左手一伸,將一枚袖扣放到他眼前。

  他瞥了一眼,視線再度回到衛青陽身上。

  「那天晚上,杜伯說這是從亞諾的身上掉出來的,他以為是你的東西。」

  「這不是我的。」

  「嗯,我也不認為是。」

  「亞諾也不可能會用這種東西。」

  「嗯。」衛青陽再次將一個物品放到他眼前,那是一個牛皮紙袋。

  看著他,杜子楓停頓一會兒,「還有什麼東西要讓我看,一併拿出來吧。」

  「就這份。」衛青陽沉著氣說。

  沒有做過多的猜測,他打開牛皮紙袋,將放在裡面的文件抽出來看。

 

  這是...袖扣的買家名單。

 

  依照順序,他從上看到下,郤因為一個熟悉的名字的出現頓時讓他感到納悶。他繼續翻頁,然後再次翻回到那頁寫著他所熟悉的名字上。

  「這是什麼意思?袖扣是豪叔的,然後...出現在亞諾身上?」

  「......

  「亞諾根本就沒有和豪叔接觸過,只有在那一次家族聚會上見過一面而已。」

  「......」衛青陽依舊只是看著杜子楓不語。

  「追踪...你剛剛說的追踪...」他思考著,「該不會是有人靠近過亞諾,然後將這個袖扣放到她身上吧?可是,沒理由放了豪叔的袖扣。」

  「前幾天...豪叔有來咖啡廳,我拿給他看過,可是,他郤說沒有印象。」

  「不覺得奇怪嗎?」衛青陽問。

  「......

  「暗示?還是陷害?意外?還是刻意製造?都在同一天...」他說。

  「...意思是...有人發現我爸還活著,所以開始有了動作嗎?」

  「怎麼樣?你打算怎麼做?」

  「......

 


 

* * *

 


 

  「簡叔,在忙嗎?」吳翰昇坐在沙發上,播了通電話給簡叔,臉上不見平時與長輩說話時的笑容和客氣。

  「喔,是翰昇啊。怎麼了?」

  「最近...好像都沒看到簡叔您呢。在忙什麼?」

  「哎,你也知道的,你爸前幾天打了通電話給我,說什麼叫我先幫他處理一下這邊的事情,然後人就一溜煙不見人影了。真是的,裝潢這事就這麼丟給我處理,也不想想我考慮的部分跟他完全不一樣,到時回來一定又會說...

  「杜光柱回來了,您知道嗎?」吳翰昇有些不耐煩地打斷簡叔的話。

  「知道,所以你爸一聽到就趕緊跑回去確認了,不是嗎?」

  「哼,說什麼杜光柱現在失憶了,所以要讓他見見大家。」吳翰昇不引以為意地說。

  「你緊張嗎?」簡叔問。

  「緊張?我倒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失憶了。失踪那麼多年了...

  「嗯。好了,不說了,我還得去監督一下...」不等吳翰昇說完,簡叔立即打斷他的話。

  「簡叔。」

  「嗯?還有什麼事嗎?」

  「您不在意嗎?」

  「在意?如果他真的失憶了,我們也不能說什麼,不是嗎?」

  「好了好了,不說了,裝潢師父還在等我呢。先掛斷了。」

  聽到那頭電話切斷後,吳翰昇輕咬著下唇,思考著。

  也是,他用不著那麼緊張,先看看情況再說,免得自己不打自招,先讓杜子楓懷疑了。

  他瞄了一眼身旁的手下,「先去做好準備。」

  「是。」他們齊聲答覆,然後轉頭準備離開。

  「豪叔!」隨後一人接著一人向剛進門的吳萬豪低頭問好後,隨即離開。

  吳萬豪看著那些手下離開後,他緩緩地走向前,「做好什麼準備?你又要叫他們做什麼事?」

  「沒有,沒有什麼事,爸。」吳翰昇笑著回答。

  「沒有?那我送你的袖扣在哪裡?我看一下。」吳萬豪伸出左手問。

  「袖扣?爸,你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?」

  「問那麼做什麼,袖扣拿出來!」

  「袖扣我放在家裡,很久沒有拿出來用了。」吳翰昇有些心虛,打算要轉移話題,「該不會是過幾天的家族聚餐要我戴上吧,爸?」

  他嗤笑一下,「沒必要那麼慎重吧?又不是第一次家族聚餐。」

  「沒必要那麼慎重?沒必要?」吳萬豪一聽,氣憤地往前走了好幾步,隨手拿起桌上的酒瓶作勢要打下去,讓吳翰昇見狀急忙往後退,收起他原本還想吊兒郎當的態度。

  「那天,就是那天對吧。我就想說奇怪,好好的沒事怎麼會回來的時候換了一套衣服,還說什麼弄到紅酒,所以拿去收洗了。結果竟然是...

  「爸,你在說什麼?」

  「還裝,還裝?」吳萬豪二話不說,直接將酒瓶往他的方向丟了過去,「袖扣都直接握在你杜伯的手裡了,你還裝!」

  「怎麼可能?我明明檢查過了!」閃過酒瓶後,吳翰昇忍不住出聲抗議。

  「檢查!?」一個右直拳札札實實地往吳翰昇的左臉揍了下去,讓他應聲倒地,隨後再補上一拳,「你竟敢說檢查!?」

  吳翰昇倒在地上,停頓一會才緩緩用左手擦試掉從嘴角留出來的血,然後輕哼一聲,回過頭,直視著吳萬豪。

  「是,為了以防萬一,我檢查過了。為了家族的勢力,我努力了。這是你教的,如果我想要出頭,就要想辦法!」

  「你...

 


 

* * *


 

幾天前...

 

  咖啡廳打烊後,衛青陽獨自坐在椅子上,看著手中的袖扣等候著。

  一聽到掛著門口的鈴響起,他抬起頭與剛進門的人對上視線。

  「青陽,你杜伯沒事吧?怎麼會突然發生這種事啊?」南刑天一進門,還沒坐下就急忙地問,擔心杜光柱的情況。

  「沒事,幸好亞諾反應快,兩個人都沒有大礙。」他回。

  「那就好。真是的,是哪個臭小子開車不長眼睛的?有沒有抓到是誰?」

  「沒有,那台車是偷來的。可能是被人發現了,所以才闖紅燈吧。」

  「唉,真是的。」南刑天嘆了口氣後,停頓一下,然後抬起頭看著衛青陽緩緩地問,「你在電話中說...你杜伯給了你們一樣東西,是什麼?」

  「是袖扣。」他將握在手中的袖扣放到南刑天的面前,「叔有看過嗎?」

  南刑天皺起眉頭,拿起袖扣看了看,「沒看過呢。現在萬豪不在,那等他回國後,我再問問看他有沒有印象吧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那你杜伯是怎麼說這個袖扣的事的?」

  「他說他被人救起後,發現這個袖扣是一直握在他手裡的。」

  「握在他手裡...

  「子楓說,也許這個可以找到害杜伯的兇手。」

  「嗯...那這件事可要好好處理。」南刑天說。

  「我會的。」衛青陽看著再度放回到桌面上的袖扣,允諾著。

 

  那枚吸引著他目光的袖扣...


 

  「對了。」杜光柱像想起了什麼,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樣東西。

  那時,他正準備要開車送杜伯回去,目光郤被杜伯拿出來的某樣東西吸引住了而停下動作。

  「這是從亞諾身上掉出來的。」他說。

  衛青陽定眼一看,微皺一下眉頭,「袖扣?」

  「我以為是從亞諾的衣服上掉下來的,可是...不像啊。所以,我想會不會是子楓的?」

 

  子楓?

  子楓不用袖扣的。

 

  「那我再幫你拿給子楓吧。」心頭的一個疑惑讓衛青陽決定先這樣回答,然後他伸出右手,打算要接手收起,郤見杜光柱皺著眉頭直盯著手中的袖扣看。

  「杜伯,怎麼了?」

  「沒事,沒事。」他回應著,手中要轉交袖扣的動作郤是停滯著,眉頭依舊糾結著。

  過了好一會兒,他才抬起頭看向衛青陽,「我好像有看過這個袖扣。」,最後他給出了這個答案。

  「如果是身邊的人的東西,多少會有一些印象吧。」衛青陽沒有多做思考就回覆。

  「哦,說的也是呢。」杜光柱一聽,立即釋懷地笑了出來,然後將手中的袖扣拿給衛青陽。

 

  是啊,也許是他想太多了。

 

  可是,衛青陽郤被自己的話賞了一巴掌!

 

  身邊的人...

  這袖扣是身邊的人的東西...

 

 

  看著眼前的杜子楓正在思考接下來該如何處理,衛青陽不動聲色地問。

  「怎麼樣?你打算怎麼做?」

  「......

 

  豪叔的否認...

 

  也許,接下來會有一場動亂,一場引出真正兇手現身的動亂。

  還有...拿出袖扣的人...

 

 

 

 

待續....

------------------

寫一寫之後,又繞回來了呢...

往終點的路程差不多要開始了吧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唯之諾 的頭像
唯之諾

唯之諾的部落格

唯之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